又是一年秋风起

推荐文章 lovefech 667℃

作者 | 香香豆米

北方的气温在每年的八月初立秋的那天,往往会立马见杆的凉爽下来,也许前一天还身穿短袖短裤,但是,第二天立秋的那天,马上就会凉风吹拂,吹的人是透心的凉。这时如果粗心大意的人们,忘记了看天气预报,依然穿着短袖短裤,走在街上,她们就会冻得双手抱臂,步履匆匆。而在心里就会责骂北方的破天气,昨日夏天,今日秋天。
立秋,民间流行在这天以悬称称人,将体重与立夏时对比,因为人到夏天,天气炎热,没有胃口,饮食清淡,体重大都会减少。以前每年夏天,我都会吃的很少,身体瘦弱,母亲常说我是,“苦夏”,夏天气温热而不思饮食。而秋风一起天气凉爽,胃口大开,人慢慢就胖了。所以,在立秋这天,身体瘦弱的人就要“抢秋膘”,据说这天吃各种各样的肉,或者包肉馅饺子吃,就会以肉贴膘,增加体重。而身材比较胖的人,在这天往往会选择吃黄瓜,据说,吃黄瓜就会减少长肉的。这只是传说,灵验是否,只是人们心里的一种企盼罢了。以前每逢立秋日,我是要“抢秋膘”的,心里企盼能长点肉,可是现在却要选择吃黄瓜,因为人到中年,身材已不如以前苗条瘦弱。

立秋过后,气温还是会升高的,但是很明显,再热也没有了前些日子的炎热,早晚温差很大,有时要早上加一件薄外衣,而中午则需穿半袖即可。在一年四季中,我最喜欢初秋时节,这时,北方的天空湛蓝,蓝天白云,清澈透明,温度适中,阳光照射下,暖暖的,柔柔的。既没有夏的炎热又没有春的粗糙,它是万物成熟的季节,园子里的豆角,青椒,黄瓜,茄子,土豆都已下来,还有大地里种的香瓜和西瓜也已上市。生长在黑土地的这些瓜果蔬菜,我觉得远比南方蔬菜更有滋味。也许是气温和土壤的差别,我始终觉得北方的瓜果蔬菜,入口让人回味无穷,事实证明,很多离开北方的人,都会怀念家乡的豆角,茄子,土豆。。。等蔬菜。

北方的“油豆角”是在南方生活的人们吃不到的,就是在北京,秦皇岛也是吃不到的。那里的豆角皮薄,没有肉质感。而北方的“油豆角”,它的肉质肥厚,炒食脆嫩,可水焯后凉拌或腌制,也可剁馅包饺子或包子。它和土豆或窝瓜,茄子,玉米放在一起炖,就是东北有名的“大丰收”炖菜。每年秋天,可以把摘下来的“油豆角”用水焯后直接冻在冰箱里,冬天拿出来炖,一样好吃,还可以切成丝晾晒,晒成豆角丝,储存到冬天当干菜食用,用五花猪肉,放点土豆炖一锅,也是不可多得的美味。“油豆角”它只适合在北方生长,父母亲退休后回到北京,因惦记着东北的“油豆角”,曾经让我邮寄过它的种子,最终因土壤和气候的问题,没种成功,它在北京只是长得郁郁葱葱,开花但不结果,只是疯长它的叶子和枝蔓。没办法,后来当父母亲想吃它的时候,我通过邮局给他们寄晒好的豆角丝,母亲平时还不舍得吃,要等哥嫂一家回家的时候才肯拿出来炖。

黄瓜是七月中旬就开始逐渐长成,对于它,我是从小就喜欢吃,一直至今都对它情有独钟,记忆中,此生我最难为情的一件事,就是在我四,五岁时曾犯下的错误,那是在我生日的一天,曾经伙同邻居小伙伴们把家里菜园子里的黄瓜纽给偷摘吃了,结果可想而知,挨了母亲一顿狠揍。这件事情多年以后还常成为家里人的笑谈,而每次都让我觉得有些无地自容。看来,人是不能犯错误的,否则的话,这就是软肋。

黄瓜是南北适宜,相传是西汗时期张骞出使西域带回中原的,称为“胡瓜”,后来又改为“黄瓜”,它又名也叫“青瓜”,它味甘,甜,性凉,具有除热,利水利尿,清热解毒功效,还有减肥功效。但是天凉吃多了容易腹泻。以前我在平房居住的时候,曾在窗前种植十几棵黄瓜,到要爬蔓开花的时候,要插上架条,它的枝蔓会顺着架条往上爬,花开会引来蜜蜂围绕着采蜜。这时要把底部多余的枝桠掐掉,要不然会开许多谎花而不结果。如果水跟上,它的长势迅速,结出的小黄瓜纽也一天一个样,没事的时候我常常蹲在它的面前去看看,今天一样,明天就长一寸,往往两三天,它就长成嫩嫩地黄瓜,就可以采摘下来了。黄瓜是嫩嫩地时候好吃,入口香甜清脆,几步之外都会闻到它的清香。记得刚嫁入婆婆家的时候,婆婆是舍不得这么嫩的时候采摘下来的,往往要等它长的粗壮一些,才肯采摘,但那时候,黄瓜的清香已远远打了折扣,入口只有脆,而没有那种嫩嫩的香甜,我是从来不等它长得太大,太粗壮的时候的,每次到婆婆家里,就一头扎进黄瓜架里寻觅,只要看到它够大,我就采摘下来,往往惹得婆婆大喊:别摘,太小,还没长大呢,不管婆婆如何阻拦,反正我已经采摘下来了,婆婆看的直心疼,骂我馋嘴巴。我说:妈,你尝尝这么大的黄瓜是最好吃的时候,你要留它长大了就不好吃了,婆婆吃了我摘的黄瓜,笑着说我:你们可真会吃。打那以后,这些年婆婆也如我一样,不再等黄瓜长大长老的时候就采摘,原来以前的她从来就没吃过这么嫩,这么香甜的黄瓜,因为不舍得,才会失去那份清香。

土豆也是,北方的好吃,面面的,咬一口都起沙,糊好了和茄子一起,再伴点自家做的大酱,那是非常好吃的。小时候,我们常把那种皮上带麻子的土豆放在炉盖上,扣个破盆,在时常翻看,不久,喷香的烤土豆就熟了,当然炉子的火是不能旺盛的,否则会烤成焦炭。还可以把它埋在炉膛的灰里,烤熟,吃的时候把皮扒开,咬一口,又香又面,这是我们小时候最美味可口的吃食。

人世间的一切,皆如这四季,从春的明媚,夏的繁盛,秋的收获,冬的静谧,慢慢走过。微风吹走了小草上的朝露,那些生长在路边的小花儿开得也不再张扬和繁盛,慢慢变得含蓄起来,直至凋落的那一天。待来年,再度发芽,生长,盛开,凋落,年复一年,日复一日,人生一世,不也是经历了青春年华的唯美,慢慢步入了中年,经过岁月的沉淀,只剩下平淡而又简单的生活。

又是一年秋风起,不由想起唐代诗人杜牧的那首《山行》,远上寒山石径斜/白云深处有人家/停车坐爱枫林晚/霜叶红于二月花。初秋是美好的,中秋是收获的,深秋是萧瑟的。树叶草木枯萎凋零,枯叶纷纷飘零,以各种姿态飘落在路边,草丛中,满目凄凉,尽染尘埃。而你一定知道我那时落笔写下的伤怀。

作者简介:香香豆米,东北女子,自媒体写字,喜欢世间一切简单而美好事物。闲暇时爱书写散文随笔,杂文,美文,诗。凭心生活,感悟人生。作品曾发江山文学,散文在线,红尘有你各大网站。现入驻【今日头条】个人微信公众号【豆米文苑】,doumiwenyuan.

转载请注明:普及网 » 又是一年秋风起

喜欢 (0)